亲人失散半个世纪民警助抗美援朝老战士寻亲团

2021-05-12 08:03  

  广东省肇庆市四会市公安局12日称,通过智慧新警务赋能和民警的帮助,一位年近90岁的抗美援朝老战士在其家人的陪同下,与其分开了50多年的亲属聚会,总算圆了50多年的寻亲梦。
  
  本年5月2日,家住肇庆市端州区的梁先生一家来到了肇庆市公安局,在一声“舅舅”的呼喊声中,等来了故事的主人公,一位年近90岁的抗美援朝老战士余老先生。
  
  认亲典礼上,余老先生向公安民警展现了其1948年参与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革命军人证明书,泛黄的纸片传承着73载的岁月。
  
  4月30日,四会民警到一药厂走访,员工张小姐说其外公有一个多年未了的寻亲愿望,期望公安机关帮助解决。
  
  经了解,张小姐外公姓余,年幼时与亲生父母、姐姐和妹妹日子在四会。因日子所迫余老先生跟随养父母流离至韶关一带,后从军赴朝,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转业到清远作业。期间,与亲生父母、姐姐和妹妹有过短暂的信件联络,之后由于通信的限制和变迁,两边失去了联络。
  
  此后几十年,余老先生只需遇到肇庆籍人,便诲人不倦地探问亲人的消息,现在余老先生年事已高,想在有生之年能和分开的姐妹聚会对他来说是一种期盼和执念,而张小姐以及家人看着现已是耄耋之年的外公,心里一向惦记着要想尽一切办法去圆外公的寻亲梦。
  
  四会公安局获悉后,成立研判专班,为张小姐的外公余老先生寻觅分开的亲人。
  
  通过张小姐的转述,余初老先生回忆说其亲生父亲姓卢,父亲为余老先生取的原名姓卢,家中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后因入户口读书等原因,便跟随养父母改姓余。模糊记住姐姐、妹妹姓名的读音。信件中,姐姐提及姐妹二人婚嫁后,各育有一子大约记住他们的姓氏和名的读音等琐细信息。尽管供给的信息很单薄,但民警仍期望在这琐细的信息中找到突破点,但是因白叟家不知道亲人的详细姓名及出生年月,仅以同音字搜索全市的人口实在是太多了,如同难如登天,仅靠这孤立信息难以短时间内完成白叟的寻亲梦。
  
  经回忆,张小姐依稀记住余老先生曾在四会某辖区住过,到底是原住民还是其他乡镇某个村记不起来。民警根据处理户籍经历剖析判断,当年还没有正式的户口本,只有手写的户籍底册,经查询村委会存留的户籍底册,也没找到相关户籍信息及人员流向。
  
  研判专班剖析后认为,尽管上述线索的姓名不能确认,但姓氏是一定不会错的,找到一个与姓氏关联度高的信息支撑点或许能突破困局。据此,民警将重点定为寻觅余老先生亲生姐妹及第三代子女,期望以此翻开僵局。民警根据余老先生的年龄,推断姐姐、妹妹等亲属的年龄段,然后对广东省1.1亿的常住人口进行大数据建模剖析,结果通过穿插碰撞,仍发现没有符合条件的信息。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研判专班在市局大数据实战中心的支持下,决定仍持续以户籍关系为基础,一起结合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交通不便,远嫁状况较少的客观现实,添加更多的查询维度,不断缩小比对规模。总算,经不断优化大数据剖析模型,肇庆市端州区一户家庭信息与模型指标高度匹配。民警致电与之联络,通过简单的介绍,户主梁先生反馈说:其母亲姓卢,知道有个舅舅在清远日子,但已经多年没有联络了。后又通过民警多方面核实,总算确认,梁先生一家便是余老先生寻觅的亲人之一,一向定居在端州。而一起,梁先生也向民警表明自己多年来也一向在寻觅舅舅的下落,想要与余老先生见面。
  
  这是一场寻觅、等待了将近50年之久的团圆,在大数据的支撑下,至此画下了句号。
分享到: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