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获“2020-28”特大跨国运送贩卖毒品案

2021-06-02 13:07  

  在公安部、四川省公安厅指挥下,绵阳禁毒民警辗转国内多个省市和境外的缅甸,与奸刁毒贩打开数百天的比赛,终究破获“2020-28”特大跨国运送贩卖毒品案,捕获包含团伙“领袖”万某某和公安部A级在逃人员江某、姜某在内的43名违法犯罪嫌疑人,收缴海洛因等毒品14.9公斤,扣押涉案车辆3辆,一条从缅甸经云南再到四川的地下毒品运送通道被完全切断。
  
  据介绍,2019年11月1日,绵阳市公安局安州区分局禁毒缉毒大队民警在办理一起吸毒案件过程中发现,吸毒男人陈某某所吸食的海洛因来自于绵阳男人赵某。按照“逢吸毒必查毒源、逢贩毒必查上下线”的原则,禁毒民警环绕赵某打开查询,又发现赵某的海洛因是从绵阳男人袁某处购买,而袁某的毒品则是在重庆男人万某某搭建的贩毒网络中购得。跟着查询的深入,民警获取一条严重头绪,万某某贩卖至绵阳的海洛因是从缅甸流入到我国境内的,万某某背面极有可能隐藏着一个安排紧密、分工清晰、隐蔽性极强的跨国运送贩卖毒品团伙。
  
  侦办员以万某某为中心,对延伸至绵阳市等地的吸贩毒网络进行“画像”研判,该团伙上下线共有6个层级和团伙40多名成员逐渐浮出水面,该贩毒网络触及我国的川、滇、黔、渝、甘、陕、黑、苏等8个省市和境外的缅甸。
  
  面临严重案情,绵阳市公安局禁毒缉毒支队联合安州公安分局禁毒缉毒大队对汇集头绪进行再次梳理,一起将相关情报向四川省公安厅禁毒缉毒总队和绵阳市公安局进行汇报。禁毒缉毒总队迅速安排成立了以绵阳禁毒民警为主力军的专案组,在相关警种的强力援助下,对案件进行专案侦办,专案代号“2020-28”。
  
  专案组首要环绕重庆万某某与绵阳袁某的“生意”往来进行抽丝剥茧,逐步把握了他们的活动规律。2020年2月,因为受疫情的影响,万某某与袁某等下家的“生意”一度中断,专案侦办作业推进缓慢。两个月后,失掉货源的袁某在巨大利益诱惑下如热锅上的蚂蚁,他不停通过电话敦促藏身于重庆的万某某赶快安排海洛因供货到绵阳。很快,专案组发现万某某将在近期从缅甸安排一批货源到绵阳,并招募了“工人”张某某担任这批次海洛因的运送。
  
  2020年5月初,张某某乘坐飞机前往云南西双版纳后偷渡到缅甸,准备通过体内藏毒的方法,将海洛因带回绵阳。5月中旬,带着毒品的张某某从缅甸潜回国内,再由云南乘坐飞机回绵阳。当其出现在绵阳南郊机场时,被守候在此的专案组民警捕获,排泄出了他藏在胃肠内的38颗共计200余克海洛因。
  
  专案组以被捕的张某某为突破口,把握了万某某从缅甸的运毒道路和方法,为后续延伸冲击奠定了根底。2020年6月,又将运毒“工人”王某某与其同伙袁某、邱某捕获,缴获海洛因391.03克,扣押涉案车辆2辆,并顺线抄获了13名吸毒人员。
  
  王某某等人的顺畅到案,成为专案侦办作业的要害转折,参战民警由此获取了团伙“领袖”万某某的详细情报。为避免打草惊蛇,禁毒民警佯装贩毒人员在线上使用QQ、微信等工具,不断与万某某进行斡旋。2020年6月15日,民警赶赴重庆万州区,将正在遥控指挥贩毒活动的万某某一举捉拿。
  
  铁证面前,万某某心理防地很快溃散。据万某某交代,他与长时间藏匿于缅甸的男人江某、姜某是合伙人,江、姜二人主要担任境外“出货”和策划运毒道路,江某的马仔肖某则担任将国内招募的运毒“工人”偷渡到缅甸。而万某某藏在重庆担任整个“生意”指挥协谐和发展壮大贩毒网。
  
  2020年7月,专案组兵分两路,一路奔赴陕西、贵州和四川成都、广元等地,对万某某的8名马仔一起进行抓捕;另一路民警则前往缅甸,寻觅江某、姜某在境外的落脚点。因为两人长时间盘踞于国外,给抓捕作业带来了极大困难。为了完全切断这条跨国贩运毒品的通道,在公安部、四川省公安厅协调下,专案组民警与缅甸警方密切合作,在境外秘密开展作业。一起,江某、姜某被公安部列为A级在逃犯罪嫌疑人。
  
  2020年7月5日,参战民警联合缅甸警方首要将江某成功捕获归案,并在云南警方支持下顺畅将其押送回国。12月3日,民警 在缅甸将姜某一举捕获。一起,隐藏在国内的17名团伙成员也相继落入法网,缴获毒品12.7公斤。
  
  至此,经过专案组民警与毒贩一年多的斗智斗勇,参战民警对犯罪团伙的“安排、购买、运送、分销、零售、吸食”等多层级进行全链条精准冲击,“2020-28”专案全案告破,警方在举动中共收缴毒品海洛因14.3公斤,其他毒品0.6公斤,43名违法犯罪嫌疑人落入法网。
分享到:
热点资讯